岑溪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玉羽仙妖 第一百零七章 如此誓言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6:05 编辑:笔名

玉羽仙妖 第一百零七章 如此誓言

烟萝本想躲开墨瞳的碰触,头微微侧了一下,墨瞳却比她动作更快些,修长的手掌划过烟萝的耳畔。烟萝的面色顿时红了起来。

一抹红晕瞬间染红了瓷白的面庞,她微微低下头,这抹红却未因她低头的姿势而减少半分,反而将整个脖颈都染红了。

墨瞳看着烟萝害羞的样子,一时间竟有些愣住了,他已有多久没有见她在自己面前如此羞涩,三生三世的纠缠,走到最后,她总是对他冷言冷语,他本以为这一世他们就要如此痛苦的纠缠走到终点。

很多次他都想逼烟萝离开自己,怎样冰冷的话他都说过,可烟萝虽对他日渐冷淡,他却知道她在心底深处却没有真的忘了自己。

烟萝从来都是这般性子的女子,表面上柔弱可人,内里却坚强的有些让他叹息。

他不知道如今他的决定是否正确,让她嫁给子逸受净水的庇佑,可净水就当真安全吗?

为何她还会噩梦连连?况且不只是她,就连自己也被带入那个莫名其妙的梦中。

他如今回想起来,他与烟萝同时入梦,若不是净水内部有一隐形的推手将两人同时推入其中,便是这些梦中之事,是真实发生的。

“真实?”想到此处,墨瞳下意识的倒抽了口凉气。

“真实是什么意思?”墨瞳回过神来之时,烟萝已瞪着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困惑的看着他。

“有些人觉得真实的存在,很多时候却被人误认为是梦中之事!”

烟萝黛眉微蹙“红绳不是我有意为之!”

墨瞳闻言,面上现出一抹戏谑的笑意“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并没有说红绳之事是你有意为之!”

烟萝面色一白“你这样说便是怀疑我了!”

“怎会?这红绳在我手里是连接世间姻缘的神器,若是到了旁人手中不过是最普通的绳子!”墨瞳面上墨黑色的眸子似有所指的看着她。

“我也不需要给你解释这许多,总之你这般无心之人也不会在意事情的真相!”话毕烟萝已错身而过。朝冰室的方向走去。

“站住!”墨瞳的语调里似藏着隐隐的怒气。

烟萝似未听到一般,径直朝前走去,身边扬起一片红光,墨瞳的身影瞬间移动到烟萝的面前。

一双凤目不悦的瞪着,近在咫尺的压力让烟萝略微有些不适之感。

她侧身望向墨瞳“月老上仙这是要兴师问罪了?可你要兴师问罪该是证据确凿了,证据呢?拿来我看!”

墨瞳不说话,她竟敢说他是无心之人!烟萝扬起头。面色冷然的看着墨瞳。墨瞳一触及到她面上的冷然顿时刚刚鼓起的气势瞬间化为乌有。

“怎么?拿不出来吗?“

墨瞳轻叹一声,眸子再次转向烟萝“红绳交还给我吧!”

烟萝摊开右手,掌心处一根红绳孤零零的躺在其上。

“本该完璧归赵的。只是月老上仙没有任何证据便说是烟萝拿去的,总要给烟萝一个说法吧!”

“你想要什么说法!”墨瞳嘴角依然挂着惯常的微笑。望向烟萝的眸子似已没有了刚刚的怒意。

“这件事我还没有想好,请月老上仙记住,欠烟萝一个人情。时候到了烟萝是要你的还的!”

墨瞳微微颔首“好!”

“不行,没有中间人。不好作为佐证!”

“你可去找东华做为中间人!”墨瞳似为烟萝找了很可靠的一个中间人。

“对!东华上仙最适合做中间人!”话毕已一溜烟的飞出无香殿找东华去了。

墨瞳看着眼前被带起的阵阵冷香,有一瞬间觉得烟萝似被瑶儿附体了。

直到烟萝拉着东华一溜烟的再次回到他面前,气都不喘一下的道“东华上仙,你可为烟萝做证明。是月老上仙他自己承认欠烟萝一个人情的,日后烟萝若要他做一件事,无论什么事儿他都得答应!”

烟萝说这段话时。音调很是愉悦,面上不时的现出恶作剧得逞的笑来。

东华却一副茫然的样子。看到墨瞳面上的无奈,虽不知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却已是明了,看来墨瞳又是载在烟萝手里了。

不过呢这事儿是东华所乐见了,他索性憋住笑意,面上虽是严肃,眉眼之上的笑却满满的要溢出来的样子。

一手扇着折扇一本正经的道“这么急火火的叫本仙来此,可是发生了怎样重要的事情”

墨瞳神色不悦的瞪了东华一眼,心内腹诽这东华是越发的“坏”了,不给自己解围也就算了,偏偏在一旁看戏。

东华却似未见到墨瞳面上的不悦一般。

烟萝声调愉悦的道“东华上仙作证,今日月老上仙承诺,日后若是烟萝有任何要求都要答应!”

东华闻言目光回望墨瞳,看着他那一脸的不爽心里已是了然,不觉得边闪着扇子边清了清嗓子。

“我当是怎样严重的事情,不过是一个诺言!烟萝,你来找我便是找对人了!东华向来说一不二,最重承诺!”

烟萝欣喜的道“这样说来上仙是答应了!”

东华点了点头,长身转向墨瞳“既是如此,月老上仙,你且在本仙面前起誓吧,若是做不到该当如何处罚?”

“等一下!”

东华和墨瞳同时转头看向烟萝,烟萝郑重的道“月老上仙,你若不能完成承诺,便要穿着新娘的衣衫在九天之上绕三周”

“什么?”

“而且不能蒙着面。必须画上精致的新娘装!”烟萝一字一句的道。

东华憋得快要内伤了,却已然一本正经的道“快些发誓,本仙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忙!”

墨瞳狠狠的剜了东华一眼,东华却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谁让墨瞳从前总是戏笑他们的,报应来的快吧!“

“月老上仙是不同意吗?”

“没-有”这两个字似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东华更是憋的快要内伤了,只见他一本正经的道““那便请月老上仙对着烟萝起誓吧

墨瞳咬牙切齿的与东华面对面,目光直视东华,似要自东华面上剜下一块肉来。

“本仙发誓!”

“不对!”东华突然开口,墨瞳受不了的道“怎样?”

“你这话说的不对!”

“那该如何说?”

“月老墨瞳今日在东华上仙的见证下,对烟萝起誓,日后烟萝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若不能全此誓言,甘愿身着新娘喜服绕着九天飞三周!”东华摇着折扇摇头晃脑的说完这段话。

烟萝一副心情很好的神情,平日里清冷的面孔此时似镀上了一层微微的红晕。

“你确定要我这般说?”墨瞳很是无奈的再看了东华一眼。

“烟萝你此时可不能心软哦”说着附在烟萝耳边道“机会难得啊!万不可轻易错过”

烟萝眉眼皆笑“同意东华上仙的说法,月老上仙若是没有异议便开始吧!”

墨瞳面色铁青,右手攥的紧紧的,面上却笑着一字一顿的将这段誓言说完,却是在说起惩罚之时沉默了。

“只是起誓,却没有说惩罚,这个誓言不能生效!”东华继续火上浇油。

“没错,月老上仙半点儿诚意都没有!”

“若是不能全此誓言,墨瞳甘愿不得好死!”

原本还在笑的两个人,此时却同时收起了笑脸。

烟萝面上的喜色却因墨瞳突然而来的“不得好死”而瞬间冰封。

她眸光锋利转向墨瞳“你说什么?”

墨瞳也觉得自己这个玩笑似有些过火了,可他不知为何心底却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不得好死!”

东华也严肃起来“墨瞳在净水是不能随意起誓的!”

墨瞳微微颔首“知道!”接着将目光转向烟萝“墨瞳已记住对于烟萝姑娘的亏欠,日后定然全力偿还,今日这个誓言还请姑娘不要当真!”

烟萝歪着头笑的很是无辜“可我当真了又该如何?”

秋水般的眸子瞬间化作青碧色,一头墨发瞬间转作青碧色。张扬的发丝朝后支棱着。

“月老上仙,起誓不该是这般样子

,可你既然对着我起誓,我便接受了你的誓言,若有一日你违背誓言,定然不得好死!”

墨瞳看着烟萝那张熟悉的脸孔,如今却多了一抹诡异的微笑,虽只是一抹笑而已,却已让他生出许多陌生之感。

“烟萝!”墨瞳上前一步“我并非将起誓当作游戏!”

“哦?”烟萝朝后退了一步“这是月老上仙你自己事情与烟萝无关,但请月老上仙记住,你今日的一字一句烟萝都已牢记在心!”

“我!”墨瞳只说了一个我字,烟萝已将手伸向外间“烟萝有些乏了,请东华上仙与月老上仙去正殿休息!”

东华无奈的摇了摇折扇,缓步走了出去。

如今这房间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墨瞳动了动嘴唇,却只见到烟萝决绝的侧脸,他只是沉声道“你且好生休息,明日我来唤你一道去月城”

烟萝没有回答,手上送客的姿势却未放下,墨瞳只得离开

刚刚走出去,只听大门轰得一声紧紧闭合。

“你在想什么?这样歹毒的誓言你也能发出来,我真想知道,你每日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

乐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武威治疗妇科医院
长治治疗宫颈炎方法
乐山癫痫病
武威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