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看不见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1:40 编辑:笔名

小米在微信的朋友圈中发了一句“爱是什么?”回复率颇高,回什么的都有。唯独一个网名叫孤的朋友,留下的文字引起了小米的注意,此人写道:“爱情看不见摸不着,得到时欣喜若狂,失去时悲痛欲绝。要问我爱是什么?我只能说不知道。”

小米直觉,这人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于是回复他说:“你前面的总结很精辟,可为什么又说自己不知道什么爱?”

孤回复的很快,他说:“其实不单单是我不知道,也许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因为爱情只是一个人心里所想,眼里所见,如果心欺骗了你,眼睛撒了谎,爱情还能存在吗?”

小米不解地问:“心怎么会欺骗自己,眼睛又怎么会撒谎?”

孤发了个笑脸,接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孤吗?”

小米说:“不,我不知道。”

“嗯!因为我刚刚离了婚。”

“噢!真抱歉。”

“呵呵!这事怎么能怪你?”

小米笑了,问道:“为什么离婚?”

“这是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故事,你要听吗?”

“我正好没事,洗耳恭听。”

“呵……那我捡其精华说吧!”

“好!”

“我妻子是个非常贤惠的女人,烧得一手好菜,为了我,她放弃了工作,做起了家庭主妇,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快乐,可这样的好日子只维持了一年。

那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早晨,我对妻子说,今晚我早点回来,庆祝咱们结婚一周年。

妻子含笑道:“嗯!我等你,给你做好吃的。”

我在妻子脸上亲了一口,上班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那天下班后,老板非要请我吃饭,我不敢不去,在一家高档海鲜酒楼里老板要了一桌丰盛的海鲜席,很高档。酒席旁,就坐着两个人,我和个半老徐娘,这个半老徐娘就是我的老板,在公司里我们都叫她徐总。徐总请我吃饭,我就是有天大的事,也不敢推迟。

酒桌很大,徐总却离我很近,几乎贴着我坐着。徐总今天画了个浓妆,一身诱人的香水味,熏得我鼻尖痒痒的。她还趴在我耳边对我说:“你的表现很好,如果能更好点,经销部经理就是你的了。”徐总说话时,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衣服拉低。

而我急忙起身,暗中用脚把凳子勾向一边,手端起酒杯说:“徐总,我敬你!”

徐总颠怒道:“叫什么徐总,生疏,叫姐。”说着端着酒杯靠了过去。一阵推脱,我被灌了几杯酒进肚。这时我忍不住想起了妻子,想起了今早的话,妻子会不会因为我失约而赌气不吃饭,想着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徐总说:“叹什么气,难道和我喝酒心里不痛快?”

我苦笑道:“怎么会……”我自罚地喝了几杯,喝着喝着我就有些晕了,腹中的酒热辣辣像烧开的水。

我推说醉了要走,徐总不依,非要和我喝交杯酒。我连连躲闪,徐总连连逼近,场面越来越尴尬,最后徐总冷笑,啪一声摔了酒杯。

我的脸霎时间白了,就在这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只要自己妥协,金钱地位,一切我梦想的东西都会垂手可得,可是妻子怎么办?想起妻子会因为我的喜怒哀乐而或喜或悲,我爱妻子,我不能因为金钱,玷污了我们的爱。

我只能推说自己不舒服,想要早点回去。徐总一拍桌子叫道:“不行,今天你必须陪我尽兴。”说着身体软软的靠向我。

我懵了,用力推开徐总,尴尬的拉门要走。徐总大叫着:“你给我回来。”我没有回头,身后传来稀里哗啦的几声巨响,想是桌子被掀翻了。我心里苦笑,看来明天要换工作了,可我还是步伐坚定的走回了家。

回家后我直奔厨房,是真饿了。

妻子笑着让我等者,起身在厨房里一阵忙活,烧菜的香味又飘满了温馨。我狼吞虎咽的吃着,心想还是妻子做的饭菜香。

妻子看着我吃完,给我放好洗澡水,我去洗澡。妻子便整理我的脱下来的衣服,她闻见一股浓厚的香水味,然后她翻看了我的手机,里面有老板给我发的几条暧昧短信,流泪了……

之后,妻子向我提出了离婚,我不同意,拼命的解释,可她只相信她看见的,感觉到的,就是不肯相信我,我求她,我认错,她竟以死相胁,我只能妥协,从此我变成了孤。

小米看完久久不语,心里一片凄凉……

共 15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都说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其实不然,事物的复杂性、多变性往往呈现的表里不一,正如主人翁的遭遇那样,是本来幸福的婚姻变了味。这是谁的错?爱情又是什么?真值的好好想想。推荐佳作共赏之。 【微编 王老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42908】

1 楼 文友: 2015-04-27 08:51: 8 期盼新作!

朝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陇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朝阳治疗男科方法
陇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