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生物质供热艰难前行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6:44 编辑:笔名

地方政府推动成型燃料产业发展规划多实施少

横行的雾霾不但未能给生物质能的发展注入一剂“强心剂”,反而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误伤”。

“为应对燃煤排放形成的大气污染,各地煤改气工程一拥而上,对生物质能供热的推广应用忽略不说,有些地方已经出台了限燃甚至禁燃生物质能成型燃料的规定。”12月21日,在广州召开的首届生物质能供热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教授李定凯表示,河北石家庄、北京郊县等地方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

对此,国家林业总局能源处处长王晓华直接向本报记者称,“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除此之外,不少能源人士还直指北京市最新出台的居民燃煤补贴政策不符合清洁能源利用导向,对生物质能供热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

根据北京市相关政策规定,2013年北京市区取暖利用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农村取暖“煤改电”、减少劣质燃煤使用……其中农村优质无烟煤替代是重点工作。北京市市一级财政补贴加上区县的配套补贴,1吨优质煤的政府补贴能达到600元。

“虽说燃烧优质煤的污染较散烧劣质煤的要小,但这种鼓励燃煤的政策导向很有问题。”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节能炉具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贾振航质疑,“为什么要对燃煤施以600元/吨的高额补贴,而不去因地制宜发展郊县的生物质能供热?”

据统计,我国可作为能源利用的生物质资源总量每年约4.6亿吨标准煤,目前已利用量仅2200万吨标准煤左右。

生物质成型燃料:别扭中前行

从理论上看,生物质能利用是一个朝阳产业,目前我国还有约4.4亿吨标准煤的生物质资源可作为能源利用。生物质能源效用很广,可以以沼气、压缩成型固体燃料、生产燃料酒精、热裂解生产生物柴油等形式存在。其中,生物质成型燃料的原料来自农业和林(木)业固体剩余物。

根据中国生物质成型燃料产业化发展研究课题组的项目成果,我国每年有6亿吨左右的主要农作物秸秆资源和1亿吨左右的主要农产品加工副产物生物质资源,除去其中难以成型的原料和正常的损失消耗,即使有15%可以用来加工成型燃料,每年也有6800万吨可用资源。

而木质原料是成型燃料,尤其是颗粒燃料的优质原料,其燃料性质优于农业固体剩余物。根据《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我国每年可获得折合约2亿吨标煤的林业生物质能源资源。

“因此,当前及今后若干年内,不是生产成型燃料的农林固体剩余物资源和原料不够用,而是生产侧的消耗量远小于可用资源量。”课题组成员李定凯举例称,“在东北玉米生产带,深秋时仍然在田野里大范围地焚烧玉米秸秆。木质固体剩余物资源的利用比例可能更小。”

王晓华对此深表认同。“特别是在城市,环卫部门往往把这些生物质废弃物当做一般垃圾运出填埋。处理城市生活垃圾政府给予补贴,落到因城市绿化管理而产生的花木废弃物上反而没有,既浪费了能源资源,又占用了宝贵的垃圾填埋用地。”

据悉,北京市每年约有40万吨绿化废弃物没有加以利用。陕北富县、甘泉地区百万亩苹果树的剪枝也被常年搁置“晒太阳”。

看似前景颇丰的生物质能供热产

真的清洁,但却缺少环保正名

课题组提供的数据显示,从生物质成型燃料的特性来看,用其与优质动力煤进行比较,其挥发分大约是烟煤的2-3倍,固定碳大约是烟煤的1/2-1/3,含硫量和含灰量都远低于煤。从设备来看,成型燃料锅炉的各项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远低于现行国家标准对燃气锅炉规定的限制,也符合最严格的的北京市地方标准规定的要求。

“成型燃料无疑是一种清洁燃料,除此之外,成型燃料锅炉还有化石燃料锅炉所没有的减排二氧化碳的优势。”李定凯称。

但令人诧异的是,这种清洁燃料却并未被环保部门所正名。

迄今为止,在中央政府层面针对成型燃料的燃料属性和燃烧利用对大气环境影响的评价只有2009年8月7日环保部办公厅给广东省环保厅《关于生物质成型燃料有关问题的复函》(环办函[2009]797号)一个文件。

“这个复函是针对广东省环保厅《关于明确生物质燃料(BMF)是否属于高污染燃料的请示》(粤环报[2009]29号)而发的,并不是一个全国性文件。”当年参与此项工作的环保部污防司大气处原处长刘孜告诉本报记者。

据悉,复函肯定了生物质成型燃料“不属于高污染燃料”,但未指出它是清洁燃料;并对成型燃料的生产和使用提出了一些限制条件。这个文件为成型燃料在广东的规模化生产和使用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在其他地区的影响有限。

“我接触过的很多环保部官员口头上都对生物质成型燃料在工业锅炉领域使用予以认可,但落实到实际文件政策中态度就发生变化,这足以说明大家对生物质燃料的认识没有达成共识,更别提地方环保部门的认可程度了。”贾振航说。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曾经表示,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是一种比较实用的技术和能源生产消费形式,它的产业化发展是必须的。“十二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即将确定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的发展目标,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高标准。

而在两院院士石元春看来,地方政府在推动成型燃料产业发展的政策中,停留在规划上的多,能付诸实施的少。他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不能给成型燃料正名,目标定得再高也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数字。”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农村能源处处长韩江舟向本报记者透露,为加大对生物质能发展支持力度,国家能源局即将发文部署京津冀地区开展生物质能潜力调查。“我们将以河北和山东为重点组织生物质能制热试点,正在起草相关文件。”

据悉,文件将要求各主管部门将生物质能纳入发展考核体系,通过规划落实市场空间和项目,下一步印发的能源行业防治大气污染规划还将出台生物质能供热指导意见,在明年力推区域生物质能供热规划。

“我相信,生物质能供热发展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韩江舟说。

贺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攀枝花男科医院
玉溪治疗阴道炎医院
贺州白癜风医院
攀枝花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