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当年的恩人觊觎我的老婆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0:11 编辑:笔名

  当年的恩人觊觎我的老婆

  只是,再好的男人,在不欣赏他的人眼中,善良,是好欺负,老实,是木讷,勤快,是没本事……既然如此,干脆放她走吧,让她去找自己想要的幸福,而真正的好男人,一定会等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图文无关)

  陈孟坤一落座,就抛给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我愣住了,倒有不少女性倾诉者和我讨论过容貌问题,但男性倾诉者一见面就主动和我探讨这个,还是第一次。

  他这么一问,我也认真打量起他来。陈孟坤个子不算高大,长得也谈不上壮实,但穿得很整洁,尤其是常年在室内作业,所以皮肤白皙,虽谈不上英俊潇洒,倒有几分白面书生的温雅气质。

  可是,他相恋9年、结婚3年的爱人叶柳儿,却以他的长相不好为由,提出要和他离婚。

  这在常人看来难以理解的理由背后,隐藏着一个开头很美丽、结局很残酷的故事

  村里的小芳

  当年,叶柳儿第一次和我提出分手的时候,我哭了,那时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她若真和我分手,那就是我人生中最悲惨的事情。

  现在我才知道,跟那时比起来,现在的我才真叫一个不幸;我甚至恨自己,为什么当年要挽回她,如果那时候分了手,我现在也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我和叶柳儿是同村,她比我小4岁,在我22岁以前,我对她几乎没有什么印象。我们老家很穷很穷,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住校,那种带一罐咸菜吃一个星期的日子,不是上辈人的传说,我自己就真真切切地经历过。

  好在我成绩不错,19岁那年,我考上了武汉一所重点大学,当时,村里人是放着鞭炮送我到镇上搭汽车的,我成了全村人的骄傲,家家户户教训孩子的时候,都用我打比方。

  为了省钱,2002年,大三的暑假,我第一次回老家。一到家,邻里们都来看我,送土鸡蛋的、送西瓜的,这都是我们那里迎接远客的淳朴乡俗,他们早已把我当成城里人了。

内饰
手机导购
济南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