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天才相士 第711章 活女神(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6:49 编辑:笔名

天才相士 第711章 活女神(上)

‘活女神’?!这是个什么东西,林白等人闻言心中有些诧异,朝那对夫妇便看了过去。

这一眼望去不当紧,却是发现这夫妇二人听到‘活女神’三字之时,犹如是听到洪水猛兽一般,脸色青白无比,额头汗珠更是滚滚落下,而且身躯也开始不自禁的颤抖不停。而那女孩儿的母亲更是紧紧将普瑞蒂拽入怀中,眼角泪水不断滴落。

就在林白想要发问之时,房门却是噗通一声便被来人踹开,而后冲进来四五名身着红袍的彪形大汉,虽然这几人衣着乃是典型的宗教人士打扮,但面相却是狰狞无比,哪里有什么风轻云淡的修道之人气息,活脱脱一幅地痞无赖行径。

“成为活女神对你们这样贫贱的家庭是何等的荣幸,你们居然还想要将这份殊荣躲避过去,帕拉斯难道你就不怕诸神降下怒火,将你们夫妇置于业火之中生生世世焚烧,来抵消现在躲避这份殊荣,对诸神犯下的大不敬之罪么?”

这群红衣壮汉闻言勃然大怒,领头那人朝着这一家三口冷冷扫了眼后,厉声斥责道。

“普瑞蒂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没有福分享受这份殊荣,虽然我们家贫穷

天才相士  第711章 活女神(上)

,但也想让她能够和普通女孩儿那样平平静静过完一生!”普瑞蒂的母亲紧紧把xiǎo丫头抱在怀里,缓缓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那老人沉声道。

而帕拉斯也是一脸怒容,握紧拳头沉声道:“我们不需要诸神的赐福,也不需要享受这份殊荣!和普瑞蒂年纪相仿的女孩儿还有很多,你们大可以去寻找其他人!我们家虽然是蓝毗尼最贫穷的家庭,但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当那什么活女神!”

“执迷不悟!诸神已经把荣耀赐予在了你们身上,又哪里是你们能够拒绝的!”那领头的红衣壮汉冷冷的一挥衣袖,朝身边跟着的几名帮手一使眼色,沉声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普瑞蒂带走,诸神已经做出了选择,这是谁都无法阻止的事情!”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允许你们把普瑞蒂从我们身边夺走!”帕拉斯听到这话,迅速起身,将母女二人拦在身后,盯着那红衣壮汉怒声道。

那领头的红衣壮汉朝他瘦弱的身躯扫了眼,没有言语,一挥手,其他几人便张牙舞爪的朝普瑞蒂的父亲扑了过去。这些家伙一招一式都带着一股匪意,一看就是那种习惯了街头斗殴的xiǎo混混,而帕拉斯明显是个再老实不过的庄稼汉,这一交手必定要吃大亏。

“帮帮他们好么,普瑞蒂刚才带我去了好多好玩的地方,我不想他们被这些坏人欺负!”索菲娅眼看形势不妙,撅着xiǎo嘴扯了扯林白的衬衣下摆,道。

这些人的举动林白本就已经看不惯,此时再听到索菲娅的话语,没有任何犹豫,当即起身,拦在这一家三口人前面,轻笑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是做生意的也不能强买强卖,这家人不愿意自己女儿去当那劳什子女神,你们去找其他人就行,何必在这苦苦纠缠!”

“你他妈算哪根葱,也敢来这搅合,先把舌头捋顺了再来找事儿!”这群红衣壮汉往常也是习惯街头闹事儿的主儿,此时见到林白挺身而出想要打抱不平,当即便将胸脯子一挺,朝着林白便凑了过来,一个个摆弄着自己的肱大肌胸大肌,手指头也是捏的嘎嘣响。

林白闻言不但没有发怒,反倒是乐得不行。自从燕京城里面闹腾那么几出后,那些往常眼高于dǐng的纨绔哪个不是见了他躲着走,奇门江湖里面的那些混世魔王也是唯恐避之而不及,他早就想削人,可是苦于没有那种刺头。

没成想现如今到了尼泊尔之后,却是有这么一干家伙朝他枪口上撞了过来,这感觉就像是打瞌睡的人找到了软枕头,沙漠里行走千里的人看到了绿洲。

“xiǎo爷我好久没遇到这么楞的了,看来你们也是知道我拳头痒痒的慌,想要送过来当人肉沙包让我玩。成了,xiǎo爷我照单全收了!”林白嘿然一笑,劈手便揪住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红衣大汉,手上微微使些力气,便将他从地上抓了起来。

反手一丢,这大汉应声便被他丢到了门外,不但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而且还带着那么一种行云流水的潇洒之感,叫看的人觉得这不像是在k人,倒像在表演华夏武术!

“**!”这群红衣大汉见势不妙,当即便拿出了在街头行凶时候的泼皮劲儿,朝着林白便一拥而上,想要靠着人多势众来将林白撂翻在地。

看着这群人的来意,林白是不闪不避,双腿微微一分,便扎起了马步!他这一手乃是外家拳里面的路数,图的就是个不动不摇站如松的架势,别説现如今这四五个红衣壮汉,就算是再来上这么多,恐怕也不能将林白推翻在地。

“来吧,好好让xiǎo爷我过把瘾!”林白冷哼一声,身形在诸人的推搡之下一动不动,不过双手却是缓缓抬了起来。

就在一个红衣壮汉握紧拳头朝他面颊袭来之时,林白双手犹如两条游鱼般缠着他的胳膊便向腋窝处敲击而去,那红衣壮汉原本裹挟着风声的拳头,登时便如一条死鱼般软绵绵的垂了下来,显然是被林白这一击把关节给卸开了!

既然已经开了头,林白也就不再顾忌那么多,交建一栋身体如一只狸猫般在围着他的这些红衣大汉身周游走不定,而且每当他一挥手,便有一名红衣壮汉从混战的圆圈中飞出门外。

只是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原本耀武扬威的一群红衣壮汉便彻底瘫软在了地上,一个个抱着肩膀或大腿在那哭爹喊娘,哪里还有先前半diǎn儿霸道声势。

“给你们面子还不想要面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林白将最后一个红衣壮汉踹飞之后,漫不经心的朝拳头处吹了口气,然后冷声叱道:“还不赶紧滚蛋,待在这做什么,难道还想再挨一顿狂揍?”

地上那群红衣壮汉被林白瞄了这一眼,却是犹如看到了一头浑身满是血煞气息的猛兽般,吓得三魂失落,心中不禁生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也再顾不得什么,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便朝门外奔去。

亳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焦作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通辽白癜风治疗费用
北京熙仁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