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六百六十二章入城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2:01 编辑:笔名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六百六十二章入城

张潮和彦悬浮在半空中,下方所有的城卫军都已然重新为手弩上好了弦,齐刷刷地端起弩机瞄准了他们,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比起生前的样子货要显得精锐更甚十倍,就如同当初刚从战场上归来的恕瑞玛禁卫军。

他们的目光坚毅完全不像下面那些死而复生的死尸一样空洞,其中蕴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一切都与生前一般无二,除了那由黄沙重塑的身躯,他们就像是木乃伊归来里面,龙帝的兵马俑大军,以黄沙塑躯,至死未休。

而且他们的体魄远比电影中描述的坚硬,纵然被打得支离破碎,也能迅速在阿兹尔的黄沙魔法下重塑身体。

这样一支堪称无敌的军团张潮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人类军队能够与之匹敌,无论是诺克萨斯的王牌军团还是德玛西亚赫赫有名的无畏先锋军,甚至整个瓦罗兰,包括比尔吉沃特,艾欧尼亚全都算上也绝不能找出任何一支能与之抗衡的军队。

“遍寻符文之地,怕是也只有暗影岛的亡灵大军能够与之一战了。”

张潮不由叹息,阿兹尔有兵,有钱,怎么打怎么都是赢,张潮觉得自己能够说服对方的可能性非常小,最大的可能还是如同电影中那样,要靠拳头来干上一场。

彦打量着内瑟斯魁梧的身躯,悄然间传声道:“还真挺像那个阿努比斯,就是比阿努比斯看起来有气质多了。”

张潮回道:“阿努比斯也非恶神,代表公正,未必原本就是那德性,当时他已经半疯了,算不得数;而且这内瑟斯可是恕瑞玛有名的大学者,儒将,他的地位在恕瑞玛等同于......等同于华夏当世的孔子加孙子的结合,他显得文质彬彬些倒也正常。”

“拉什卡......”内瑟斯竖起一根粗大的手指,轻轻地揉着犬首太阳穴,他的思绪缓缓向前追溯,那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但是由于靠近那段令他终身难忘的时光,恕瑞玛的灭亡,所以他很快就在记忆深处找寻到了这个身影。

那是在几千年之前了,久远到许多人和物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都已然变得模糊。

但这个名字他记忆很深,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史无前例地完成了皇朝试的第一项考核,令世人瞩目,他本想在这个年轻人正式为恕瑞玛效力之后,好好栽培栽培他的,可惜......

尽管相貌已经有所改变,但灵魂的气息却仍未有本质性的改变,只是那气息倒是比曾经变得更加高贵且卓绝,不似灵魂,倒像是传说中的神魂。

所以刚才那太阳神的气息是他?他成神了?

这倒也可以解释,不然一个凡人也不可能活过数千年的岁月,而几千年的时光也足以一位新神冉冉升起,只是他未能见证这位新神高举神座,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成了神,未免让人有些纳闷。

不过他终究是点了点头,认同了张潮的身份,到了这步实力,改头换面简直不要太轻松,真正辨别身份的是灵魂,只要灵魂的本质未变

,这个人的身份就足以确定。

“你是拉什卡,气息别无二致。”内瑟斯皱紧了眉头,毛茸茸的黑色狗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你没死在飞升仪式的爆炸下?”

他的声音很随和,这不仅是因为他本身的脾气就很好,也因为二人的地位相若,飞升者作为半神,传奇中的佼佼者甚至已经接近了大师,这样的地位与一位新晋神灵公平对话理所应当。

但是尽管声音随和,其中蕴含的质问之意却一点也没少。

那场由飞升仪式失败而引发的爆炸简直如同天灾一般,瞬间就摧毁了整个恕瑞玛城,威力比之地球上的核武器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试问当时实力只处于史诗层次的张潮,凭什么能够幸免于难?内瑟斯可是清楚地知道,当时的张潮就处于爆炸的最中心——飞升神坛的顶端。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当初的内瑟斯可就已经是强悍的飞升英雄,眼力非常,绝不可能看错张潮,他知道那个时候的张潮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太阳神,只是一个史诗层次的后起之秀。

而当时处于史诗巅峰,拥有众多宝物的四方大公都陨落在了那场爆炸中,比他们身家更弱,离爆炸中心更近的张潮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都绝对不可能幸免于难。

那么他是如何活过那场爆炸的?

或者,他与泽拉斯是同谋?

还有他为什么要改头换面,或者说,当初的拉什卡,根本就不是他的本来身份,他从一开始就别有用心?

仅仅是短短十几秒的分析,内瑟斯再看向张潮的眼神就变得严厉且警惕了起来。

他冷冷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内瑟斯的智慧当初就已经冠绝整个恕瑞玛,作为皇家图书馆的管理员,整个恕瑞玛最博学的智者以及战无不胜的智将,统帅,他可不是随便让人糊弄的。

“我所修行的力量恰好与飞升仪式爆发的星界能量(太阳之力也属于星界能量的一种)同源同种,所以才幸免于难。”张潮微微一笑。

内瑟斯的疑惑在他看来很正常,他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毕竟在那场大爆炸中,就算是传奇都要遭受重创,如果不是他本身就拥有太阳圆盘,也不可能像当初那样不仅从泽拉斯虎口夺食,还一跃晋升为了传奇。

内瑟斯摇了摇头:“这可算不得什么好解释。”

张潮摇了摇头道:“如果再加上一句呢......我在当时恰好心有所感,突破了史诗的桎梏成就了传奇,传奇之书为我抵挡住了大部分的压力。”

“原来那天我和雷克顿感知到突破传奇的那人是你。”内瑟斯的眉微微低垂,恍然道。

他突然抬起头,眼神中闪烁着熊熊烈焰,这个世界上他最恨的人无疑便是曾经最信任的泽拉斯,这一点他与阿兹尔别无二致。

“但你既然成了传奇,为什么不对付泽拉斯!”

张潮冷笑着摇了摇头:“区区一个传奇,要对付泽拉斯怕是连门都摸不着,就算他当时处于虚弱状态,也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你们也应该知道,原本就是恕瑞玛最顶尖的巫师的泽拉斯,在成功飞升之后,究竟有多么强大!”

内瑟斯沉默了,当初他与雷克顿飞速赶回,以二敌一对付泽拉斯这个初生的飞升者,但却居然无法将其杀死,只能牺牲自己的兄弟将他们一同封印。

泽拉斯的确不好对付,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那你今天来这里是做什么?传教?”内瑟斯道,恕瑞玛人本就信仰太阳神,对于张潮神明的身份他心存疑虑。

“不,我只想见见皇帝。”

内瑟斯微微皱眉,他并没有认为张潮对阿兹尔的称呼不够尊敬,一位疑似神明的存在,地位并不比皇帝要低,尤其对方还是恕瑞玛的信仰,太阳神。

但是,恕瑞玛的信仰自恕瑞玛初创伊始就已经是太阳神了,形象却与张潮迥然不同,而且张潮的气息未免有些太弱了,与太阳之力明显还隔着一层隔阂,他也未在其身上感知到信仰之力的存在。

他已经有了猜测,要么对方就是太阳神的分身,要么对方就是一个新晋的太阳神,试图取老太阳神而代之的狂徒。

如果是后者,他并不希望与对方接触,飞升者能够对付普通的真神,却绝不是古老的太阳神的对手,他绝不同意张潮把恕瑞玛绑在他的战车上,那将给恕瑞玛带来灭顶之灾。

只是,他只是个臣子,无法做出决定。

所以他点了点头:“我可以带你们进去,但是陛下决不决定见你们,我无法保证。”

张潮和彦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即便同内瑟斯向城墙内飞去。

临过去的时候,他低下头望了一名城卫军将领,突然脸上一笑,这是个熟人,当初在长街上与琅琊·马库斯一同和他起过冲突的德古将军。

他像德古微微一笑,全然不顾其难看的表情,随着内瑟斯径直向内城飞去。

这里仍旧是一片繁华。

天空中高悬的太阳圆盘,宛若至高的神坛屹立在恕瑞玛,这座历经沧桑古老的城市现在重新拥有了人烟,那些黄沙化作的战士与平民,他们一如生前一般行走在街道城墙上。

平整的街道,被一点一点修复的房屋,建筑,还有那络绎不绝的商贩......尽管他们现在叫卖的东西早已与生前大不相同。

张潮望着这一幕幕似曾相识的景象,仿佛再度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当初以罗德大公的侄子,拉什卡的身份在这座城市中游玩并且一鸣惊人,拿下皇朝试头名的时光。

他又想起了森穆特,不知这家伙当初带着雷恩加尔的祖先,有没有成功抵达艾欧尼亚,还有他有没有成功传下御风剑术,建立起疾风道馆?

如果是的话,那么他现在学习的御风剑术其实是自己传给自己的?

那岂不是成了一个循环。

张潮哑然失笑,紧跟着内瑟斯那高耸的身躯,面不改色的与彦同列,穿越了两排杀气腾腾的禁卫军,来到了恕瑞玛的皇宫。

宿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北京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济南治疗性病医院
宿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北京牛皮癣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