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溪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魔法门 第八章 卡罗斯顿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9:10 编辑:笔名

魔法门 第八章 卡罗斯顿

李玄收下薇薇安这个徒弟的隔天下午,车队就抵达了卡罗斯顿城,这是一个比他想象中还要大的城市。

与这个他醒来后途径的两个城市一样,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土石城墙,以及一条宽阔的护城河

。这个世界的建筑风格不同于地球上的建筑风格,这里的城镇都有一道厚实的围墙将整个城镇都围护了起来,是把整个偌大的城镇都围起来,而不是像城堡围墙那样只是围住城堡,第一次看到城镇围墙时,李玄就想到了中国古代的长城。

卡罗斯顿的城镇围墙比之前见过的两个城镇围墙都要更高,更厚重,城镇围墙上每隔100米就有一个哨岗,还有不少弓箭手跟弩手在围墙上进行巡逻。

车队沿着巨大的吊桥缓缓走进城洞,二三十米深的城洞意味着这道围墙足足有二三十米厚。李玄既惊叹于这样强大的防御工事,又很难想象即使是如此强大的城墙防御下,这个城池也曾经几次易主,这让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李玄心里隐隐的对这个世界多了一层敬畏。

城镇比李玄想象中要繁华,高大的建筑,宽阔的石路,井然有序的商铺,行人,李玄终于能认真的观察这个世界的城镇了,这两周里途径城镇时都已经是深夜,草草休息第二日都是天蒙蒙亮就出发继续赶路。

马背上的李玄不时的注视着四周的许多事物,新收的小弟鲍里斯算得上见多识广,跟着卡珊以前就已经是游历多年的佣兵。不停的跟在李玄边上解答介绍。

卡罗斯顿武风很盛,入城一会儿的时间,李玄就看到了好几波佣兵,甚至还有一队八人的全武装重骑兵。这是李玄第一看到全装的重骑兵,从人到马都是全幅武装。马匹身上有完整的马铠防护,马面甲、马颈甲、马胸甲、马腹甲和马臀甲整整齐齐的清一色金属板将马匹除了奔跑的脚部以外的区域,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马背上的骑兵更为夸张,全封式头盔、颈甲、胸甲、肩甲、臂甲、裙甲、腿甲、锁链手套还有靴甲,严严实实的金属甲包裹着骑兵。一手握着缰绳,一手伏在腰上的剑柄上。剑鞘都是深褐色的皮革,长度看上去有一米多长,剑柄上有一个握手槽,是单手剑。

“先生,看来卡罗斯顿有大事要发生了。”鲍里斯压低的声音让李玄回过神来,他回头看着鲍里斯。

“要打仗了先生,刚刚那队领头的是艾格骑士,他是奥林子爵的侍卫骑士长。也是卡罗斯顿城的六名神域骑士之一。”鲍里斯小声的跟李玄说。

“神域骑士?”李玄脑子里皮斯佛的记忆里对神域骑士的信息并不多,只知道神域骑士是人类种族里的六阶传奇强者,非常强大。

“要知道卡罗斯顿可只有六个神域骑兵队。平时根本看不到全副武装的骑兵队。”鲍里斯有些敬畏的说。

从之前跟鲍里斯的交谈里,李玄知道一个标准骑兵队一般是由八个骑兵单位组成,那么说来卡罗斯顿至少有四十八位神域骑兵?李玄有点震惊这个城镇强大的军队实力。这一路过来李玄旁敲侧击了不少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在这个世界,并不是骑在马背上就算是个骑兵,那顶多就只能被称为游侠,或者普通的骑兵而已。而神域骑兵,每一个都是精通剑术跟骑术的信仰坚定的六阶精英强者,身下的马匹也都是经过圣力灌注过的强大的战马,无论是力量还是耐力都远远不是普通马匹所能比拟的。神域骑士则必须拥有显赫的战功,皇室的册封,教会的赐福之后,才能冠以神域骑士头衔,每一个神域骑士都是不折不扣的六阶传奇强者。

“奥林子爵病倒后,卡罗斯顿的事务就转交由三个儿子跟财政管家在打理,但奥林子爵的儿子们并不擅长处理城镇事务,于是就有很多人都开始蠢蠢欲动。”鲍里斯小声的继续说着。

“为什么?”李玄并不是很明白。

“据说奥林子爵的三个儿子都不愿意继承子爵爵位,但是三个儿子都分别有自己的一些支持者,一旦奥林子爵就此病逝的话,卡罗斯顿里有很多人会抽出钢剑来让自己的拥护者继承这个爵位。”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过跟电视剧里的不太一样啊。”李玄暗想。

“那薇薇安呢?”李玄瞟了一眼车队后面的马车问。

“如果所有的儿子都放弃继承爵位的话,爵位才会由女儿继。”

“为什么薇薇安的三个哥哥都不愿意继承爵位?”李玄缓缓的问出自己的疑问。

“奥林子爵是即是子爵又是城主,这意味着在继承爵位的时候,同时也将继承城主的义务,没有多少贵族愿意整天面对一大堆政务。而卡罗斯顿还是个双边城,西北边就是敦士列蒙公国,西南边是君恩帝国的洛浦修斯公国,每年都有不少的战事。”

听着鲍里斯的话,李玄微微点头。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座高大城堡的一行人。

“母亲!”薇薇安远远的就看到一身青衣的曼迪夫人,跳下马车,一阵奔跑后扑到自己母亲身上。

“父亲有救了,我们在芬德伦遇到了老师,老师一定能够治好父亲。”说着话一边拉着曼迪夫人的手回头说着。

“您好,子爵夫人,我是李玄。”李玄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鲍里斯,走上前说。

曼迪微笑的打量着李玄,有点瘦弱的身上穿的皮甲显得有点大,皮肤白皙,英俊的脸庞并没有被破旧的衣服掩盖掉,显得神采奕奕。先前那身华丽的法师长袍,在第二天就被李玄收了起来,换上了佣兵们的衣服。

“欢迎您,李玄先生,这一路上辛苦了。还有卡珊女士,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原先薇薇安跟你们谈好的酬劳,斯坦里尼将额外支付一倍的金币。”看到自己女儿平安归来,曼迪夫人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下,心情大好之下慷慨赏下酬劳。

“谢谢您的慷慨,尊敬的子爵夫人。愿天使庇佑您左右。”听到有额外的金币,卡珊也心情大好,这一路之上伺候子爵之女可不容易,没少受罪。其他的佣兵听完都一阵身心舒畅,齐声欢呼了一阵后,互相小声的聊开。

“夫人,我没能拦住薇薇安小姐,请您……”走在后面的老管家上来话还没说完就被曼迪制止。

“凯得,我必须谢谢你一路对薇薇安的照顾,要是没有你一路照顾薇薇安,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快带大家进城堡。”曼迪夫人的语气里满是真诚和感激。

比城镇围墙要高一倍的城墙看上去极为震撼,厚度上虽然有所不如,但李玄发现整个城墙全部都是石制的,防御度更甚于城镇围墙。而且整个城墙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魔力波动,魔法元素的浓郁程度和活跃程度比其他地方要高的多。

一行人走进城堡里,城堡里几个衣着整齐干净的随从小跑过来,领着牵马的佣兵去马厩,好几个侍女笑着拉开还扑在子爵夫人身上的薇薇安,小声取笑着,又是一阵欢快的笑声传荡开。

目光一直落在李玄身上的曼迪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开一些,脸上挂起几分笑容。

“尊敬的李玄先生,尽管这很不礼貌,但我丈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能否请您这就去为他诊断?”曼迪的急切的声音带着许多歉意。

“这并没有什么,请您带路,我们先去看一下子爵。”李玄不以为意,自己接下来会在斯坦里尼家族这里待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治好子爵的病症显然才能够了解到更多的事情。

“母亲,妹妹回来了?”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子爵的长子诺亚跟两个随从,三人从走廊里走上前来行礼。

“这是李玄先生,你妹妹从芬德伦请来医生。”曼迪顿了一下脚步点头回礼说着。瞪了一眼对自己哥哥做鬼脸的薇薇安。

“芬德伦?”诺亚疑惑了一声。

“恩,是的,你先放下手中的事,随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父亲。”曼迪说完继续往前带路。

李玄安静的跟在侍女身后并不多言,只是默默的观察着城堡里的事物,这个城堡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甚至一点都不华丽,只是很普通的石砌城堡,厚重但很明亮,没有太多的装饰物,走廊墙壁上也只有一些镶嵌式烛台,甚至还有许多划痕和许多小坑,应该是剑痕跟锤痕。

李玄注意到城堡里的窗户很多,采光很好,白天窗户大多都开着,阳光轻易的就射进来,散落在斑驳的石壁和地板上。地板中间铺着灰色的地毯,两边没有地毯盖着的石板也打扫得非常干净。

子爵的房间比想象中的要远一些,住在一个圆形尖顶的塔楼里。在穿过一个敞开式花园走廊的时候,李玄见到了子爵的另外两个儿子,一身脂粉味,肤色白皙,穿着白色贵族服的应该是二儿子卢玛,也就是佣兵们口中的“***背上的骑士”另外一个看上去黑一些,个头也矮一些,穿着小皮甲,腰上别着一把斩剑的应该是三儿子科尔。

“这是李玄先生,薇薇安从芬德伦请来的医生。”曼迪说着示意两人向李玄行礼。卢玛跟科尔先是跟曼迪行了礼后,好奇的看李玄。李玄礼貌的点头示意。

“芬德伦不就是那个废弃的元素城邦吗?那里不是只有盗贼吗?”卢玛跟在几人身后,小声的跟科尔嘀嘀咕咕,惹来薇薇安一脸的义愤填膺。几人都不敢大声,脚步都跟得紧紧的。

又走了一会,诺亚打开一扇房门,李玄还没踏进去,薇薇安就哭着扑了进去,跪坐在床边抱着着自己双目紧闭的父亲,哭得稀里哗啦。

李玄走进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奥林子爵是一个约莫五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眼圈深陷,皮肤发灰,一股子暮气沉沉的样子。

“麻烦您让大家都出去,在外面等着。”李玄客气的对曼迪夫人说,径直走到床头,摸了摸奥林子爵的脖子,呼吸微弱,但还有脉搏。

“都出去。”曼迪扫视了其他人一圈后坚定的说。一行人都纷纷赶紧走了出去,走在最后的卢玛神色复杂的关上门,双眼里浓浓的担忧。

锦州治疗男科方法
汕尾哪家性病医院好
鞍山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锦州治疗男科费用
汕尾哪家医院治疗性病